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話答案:
「第一,他能開展時代;第二,他能供應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來。這就可以定準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碼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靈,從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見他身上有神的靈。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開闢新的時代,帶領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境地,就這幾條就可定準他是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 人的本分的區別》
「考察這樣的事也並不困難,但需要我們每個人先知道這樣一個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說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說,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別。所以說,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說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並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外表不能決定實質,更何況神作的工作都不能合乎人的觀念,耶穌的外表不就是一副不合人觀念的外表嗎?他的相貌與打扮不就說明不了其真實身分嗎?當初的法利賽人之所以抵擋耶穌,不就是因為他們只看耶穌的外表卻並不細心接受耶穌口中之言的緣故嗎?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 道成肉身的意義》
本文博自: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主耶穌說他必再來,耶穌到底以什麼方式再來呢

                                                         「幾千年來,人一直盼望能夠看見救世的降臨,盼望能夠看見救世主耶穌駕著白雲親自降臨在渴慕盼望他幾千年的人中間,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歸與人重逢,就是盼望那與人分別了幾千年的救主耶穌重新歸回,仍舊作他在猶太人中間作的救贖的工作,來憐憫人,來愛人,來赦免人的罪、擔當人的罪,以至於他擔當人的一切所有過犯,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人所盼望的就是救主耶穌仍舊作人可愛的、可親可敬的救世主,從不向人發怒,也不責備人,而是饒恕、擔當人的一切所有罪過,以至於仍舊為人死在十字架上。自從耶穌走後,跟隨他的門徒,以至於因著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聖徒都是在這樣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時代所有的從耶穌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穌能夠駕著白雲在末世的某一個大喜的日子降臨在人中間向萬人顯現。當然,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穌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穌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穌基督能夠突然降臨,來『應驗』耶穌在世時所說的話『我怎麼走,同樣我還要怎麼來』。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人怎麼能知道聖潔的救主耶穌,雖然滿有慈愛、滿有愛人的心,但他怎能在那些滿了污穢、污鬼群居的『聖殿』裡面作工呢?人雖然都等待他的降臨,但是他又怎能向那些吃不義之人的肉、喝不義之人的血、穿不義之人的衣服、信他卻不認識他而是一味地向他勒索的人而顯現呢?人只知道救主耶穌滿了慈愛、滿了憐憫,而且他又是充滿救贖的贖罪祭,但是人卻並不知道他是滿載著公義、威嚴、烈怒、審判的帶有權柄、滿有尊嚴的神自己,所以即使人都苦苦地巴望、渴慕救贖主的重歸,甚至人的祈禱感動了『上天』,但是救主耶穌卻並不向這些信他卻並不認識他的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聖經中所說的「末日審判」是不是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有些  人還認為神說不定什麼時候來在地上向人顯現,親自審判全人類,一個一個過關,誰也別想落下,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對這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沒有認識的人。審判人不是一個一個地審判,不是一個一個地過關,這樣作並不叫審判工作。所有人類的敗壞不都一樣嗎?人的實質不都一樣嗎?審判的是人類敗壞的實質,是撒但敗壞人的實質,是審判人的所有罪孽,並不是審判人身上小來小去的毛病。審判的工作是有代表性的,不是專為某一個人而作的工作,而是藉著審判一部分人來代表審判全人類的工作。肉身作的工作是藉著在一部分人身上的親自作工來代表全人類的工作,之後再逐步擴展。審判工作也是如此,不是審判某一類人或某一部分人,而是審判全人類的不義,例如人抵擋神、不敬畏神、攪擾神的工作等等。審判的是人類抵擋神的實質,這個審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見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說話,就是以往人觀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工作,現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今天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世審判全人類的神。這個肉身與肉身的作工、說話、所有性情是他的全部。雖然肉身作的工作範圍是有限的,不是直接涉及全宇的,但就審判工作的實質則都是直接審判全人類的,並不單單為了中國,也不僅僅是為了幾個人而展開審判的工作。在肉身的神作工期間,雖然作工範圍不能涉及全宇,但他作的是代表全宇的工作,而且在他將他肉身作工範圍的工作結束以後,他就立即將此工作擴展全宇各地,就如耶穌復活升天以後福音擴展全宇各地一樣。不管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是作在有限的範圍中卻代表全宇。末世的工作是以道成肉身的身分出現來作工作的,那肉身的神就是白色大寶座前審判人的神,不管他是靈還是肉身,總之作審判工作的那就是末世要審判人類的神,這是根據他的作工而定的,並不是根據外貌或其他幾方面確定的。儘管人對這一說法存有觀念,但道成肉身的神審判、征服全人類這一事實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不管如何評價,事實總歸是事實,誰也不能說『工作是神作的,但肉身不是神』,這是錯謬的說法,因為這工作是非肉身的神以外的人能作到的。……因為審判的是被敗壞的人,是屬肉體的人,並不是直接審判撒但的靈,審判的工作不是在靈界進行,而是在人中間進行。對於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誌,也是他與眾不同的標誌,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沒真理、沒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別人的。若是神的靈作這個工作那就不是戰勝撒但了,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神的靈本來就是聖潔的,他本來就是勝過肉體的,靈直接作這個工作並不能審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顯明人的一切不義,因為審判工作也是藉著人對神的觀念而作的,而人對靈本來就沒有觀念,所以靈不能更好地顯明人的不義,更不能透徹地揭示人的不義。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認識他的所有人的仇敵,藉著審判人對他的觀念與抵擋就將人類的悖逆都揭示出來了,肉身作的工作比靈作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更明顯。所以,審判全人類的不是靈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來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 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