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

全能神教會 - 福音見證 - 一名內地演員是如何被中共抹黑追捕的

    一名內地演員是如何被中共抹黑追捕的(賈志剛)

                                       賈志剛

        最近,我看到中共某網站上報導了一些關於我的不實新聞,說我「失踪了」,被某宗教團體「控制」了,還說我淡漠親情不回家看望家人,等等一些抹黑我的話,我看了非常氣憤。 

    最近我又接到消息,中共又對我造謠抹黑,並脅迫我國內的家屬來韓國鬧事,妄圖遣返我,將我引渡回國。 

     我之前一直忙於人權紀錄片的拍攝,沒有時間對此回應。面對中共三番五次來韓國騷擾基督徒難民、抹黑我的信仰,我表示強烈抗議!

     我是中國內地的一個演員,2006年底,我母親去世後,我就淡出了公眾視野。有的人可能還記得我,有的人可能已經忘記了。 

     90年代末我出演了《雍正王朝》中的弘曆、《少年包青天I》中的宋仁宗,後來又在多部影視劇裡出演幾位皇帝的角色,大家支持我說我是「皇帝專業戶」。其實,我就是個普通的演員。

                            《少年包青天I》影視劇照


                               《廉吏於成龍》影視劇照     
   
 也許有許多人還不認識我,我想那就從頭說吧。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從小家境比較清貧,母親先天患有氣喘病,為補貼家用,家裡養了一些牲口,我常常得做一些又髒又累的農活。貧困的家境、艱難的生活條件,養成了我倔強而爭強好勝的性格。 

     感謝上天的眷顧,我的努力沒有白費,我先後考入了藝術學校、電影學院。畢業後,我成了一名演員,順利地接拍了一些戲,有了一些成績。 

     在事業上小有成就後,我每天忙於應酬,答對人情世故,看到在演藝圈裡身邊的試探特別多,稍不堅持就會失腳掉入泥淖。 

     尤其看到很多出名的人,因著賭博、吸毒、玩弄情慾,或成為政客的工具而活得疲憊不堪,人不像人。我同情他們,同時也感到活在吃喝玩樂、活在名利之中,表面的光鮮亮麗並不代表幸福。我也常常在想:為什麼我擺脫了貧窮,有了車子、房子、名利之後,內心卻感到莫名的虛空? 

      圈裡的朋友都知道,我從小就信奉佛教,是虔誠的佛教信徒,那時候我相信佛就是真神,常常去青海、北京等地最靈驗的寺院聽經、聽法會,參加佛教的許多活動,為我的事業、家人的平安許願。我身邊很多朋友求財求名、打卦都很靈驗,但奇怪的是,我所求的並沒有多少靈驗。 

     我信仰上的轉變是從我家庭的變故開始的。雖然我虔誠地信佛,但我母親的身體不好,她患有哮喘病,而且常常犯病。我1999年在北京買了房子,2000年就把母親接到了北京,在身邊照顧她。 

    有一次,母親病危,我當時接了一部電視劇《走向共和》中的角色,聽到消息後我和劇組請了假就趕到外地母親急救的醫院照顧她,雖然導演還一直為我留著角色,但考慮到母親的病情很重,我推掉了這個角色。經過努力的醫治,母親脫離了危險。但從那以後,母親的身體每況愈下,每年至少要大病一回,需住院治療。慢慢地,她的病情越來越惡化,肺已經纖維化了,失去了自主呼吸的能力。為了減輕母親的痛苦,我給她買了製氧機,代替她的肺來呼吸。為了照顧母親我把戲都推了,經常在家照顧她,多少次我想幫助母親擺脫犯病時的痛苦,但卻無能為力。 2006年底,母親離世了…… 

     母親的離世,讓人到中年的我第一次感到失去至親的痛苦。母親被病痛折磨的記憶揮之不去,我感到生命太脆弱,人生太短暫了,短短幾十年,猶如白駒過隙,終究是擺脫不了病痛,擺脫不了死亡的,那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是什麼?人到底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 

     母親離世後,我到許多寺院先後請教了好幾個活佛級的師父,但他們對母親死後的去處各有不同的說法,我心中的困惑一​​直沒能解除。 

      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了全能神教會,他們傳揚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再次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要徹底潔淨人、拯救人,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 

     我認真地考察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看到全能神把聖經中沒有人能揭開的奧祕都打開了,並把神怎麼創造世界、神怎麼經營人類、人類的歸宿、神如何主宰管理世界的,等等的奧祕也都向人打開了。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我明白了的確是神在掌管人類的命運,人的一生都由神主宰安排,人類為什麼活得這麼痛苦,都是因為被撒但敗壞了,都遠離神、背叛了神,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落在撒但權下,被撒但愚弄、苦害。我也知道了人為臉面虛榮、名譽地位活著,為肉體享受活著,這都是撒但對人類的苦害,而神允許人類受這些痛苦,就是為了讓我們能尋求真理,擺脫肉體這些罪惡,能禱告神、憑神的話活著。感謝全能神,神的話語把許多現實中讓人困惑、沒有人能說清楚的問題說得很透徹,不僅解決了我的困惑,也讓我看透了很多事,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全能神的話語征服了我,我正式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 

       當時,我聽說中共政府把這個教會定罪為邪教,但這並沒有影響我繼續考察,我在中國生活這麼多年,太了解中共了。中共是無神論政黨,它執政這七十年一直都在迫害宗教信仰,新疆穆斯林、藏族佛教徒,還有很多的異議人士,都受到中共殘酷的鎮壓、抓捕、迫害,基督徒受迫害就更不用說了。中共迫害基督徒是沒有底線的,它把它不認可的宗教團體都定罪為邪教(在西方其原意是「非傳統教義」,被中共混淆概念誤用),中共對待異己向來都是這樣。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我每週參加聚會,感到特別充實,漸漸地明白了一些真理。之後,我開始盡本分,比如傳福音、運送教會書籍等。 

     2008年,當時北京要舉辦「奧運會」,中共就藉著維護奧運會的名義加強迫害宗教團體和異議人士。我在北京教會負責運送教會的物資,在出城的收費口,常常看到有很多的武警手拿著衝鋒槍攔截、搜查車輛。我如果被查到就會被抓捕,甚至被迫害致死,因為在中國持有一本全能神的書籍就會被抓捕,一些和我盡同樣本分的弟兄姊妹已經被抓捕,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我和教友一起傳福音期間,也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追捕,有一次在一個村莊傳福音時,我們被警察盯上並被包圍了。警察沒能抓住我,但當地教會有兩名姊妹被抓了。後來我才知道,2008年中共又在全國展開了大抓捕,許多帶領同工和弟兄姊妹都被抓了。自從被中共警察盯上後,我就被迫離開了家,離開了北京,躲到了其他弟兄姊妹的家裡。我不敢出門,天天在屋裡邊,一旦發現有什麼不安全的因素,就得趕緊離開,住到另一個弟兄姊妹的家裡。在那種情況下,我感覺在中國信神特別痛苦,體嚐到了什麼叫被中共迫害得有家難歸。 

     2014年,中共將招遠案嫁禍給全能神教會(專家的學術研究已證明此案是由另一個宗教團體所為),並開展百日會戰,再次在全國開展大抓捕,新聞上常報導哪裡又抓捕了幾十名、幾百名基督徒。看到中共瘋狂鎮壓迫害手無寸鐵的基督徒,我感到十分憤怒,同時也不得不考慮自己的處境,如果我堅持信仰,留在中國不但工作會丟掉,也遲早會被抓捕、判刑監禁。被逼無奈之下,我們一家三口決定逃亡到韓國,尋求政治庇護。 

     來到韓國後,我和家人終於享受到了信仰自由,我決定繼續我的影視演藝事業,嘗試導演一些福音電影與揭露人權迫害的紀錄片。我參與製作的系列紀錄片《中國宗教迫害實錄》在多個國際電影節上獲獎。

 
                                              《中國宗教迫害實錄》海報


                                《絕地重生》海報
      
      在海外的生活,我不再為名利奔波,每天夜以繼日地為人權紀錄片忙碌著,但我並不感覺疲憊。以往我的忙碌都是奔著名、奔著利,如今在教會我們拍攝福音電影、人權電影全是非營利的,沒有人給酬勞。但能用電影的方式傳揚見證造物主,傳播末世天國福音,能用紀錄片的方式讓世人看清中共殘害屠殺基督徒的惡行,為黑暗壓迫中沒有人權的基督徒帶來一線希望與光明,我覺得這是正義的事業,這樣活著特別充實、有意義! 

     在拍攝期間我也會遇到難處,我也常常流露狂妄自大,但我一邊拍攝電影,一邊讀神的話,認識了自己很多敗壞性情。以往我就特別張揚,常常顯露自己,追逐名和利,追求在人心裡有地位,流露出狂妄自是、不可一世的性情,經歷全能神的作工後我開始實行神的話,禱告依靠神改變自己的生命性情,追求做神所喜悅的誠實人,追求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 

    每天盡本分我都有一些生命經歷上的收穫,我們一家三口在韓國過得挺幸福、挺充實。 

     然而,中共沒有放過我們,仍然繼續追捕我們,並頻繁騷擾我的家人。國保大隊、國安與省公安廳的警察多次到我姐姐和我妻子的弟弟家中,脅迫、教唆他們來海外,在親共人士的操控下製造假示威,企圖把我們引渡回國判刑坐監。 

       中共策劃的第一次「尋親」鬧劇發生在2018年2月份,當時,我正在教會拍戲,突然接到居住區的韓國外事警察署的來信,說有韓國國籍的人以我家人委託的名義報案,說我們一家三口是失踪的中國人,受到全能神教會的「控制」,需要韓國警方幫助查找我們的下落。 

    警察署通過教會問有沒有這件事情,我和妻子去警察署澄清了事實,我們並沒有受控制,我們在這裡是自由地信神。面對這樣無恥的謠言,我感到很不可思議,我來韓國的時候,我姐姐是知道我在韓國的,來韓國後我們也和她有聯繫,怎麼能說是失踪人口呢?這背後肯定有人被中共操控,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3月中旬,我姐姐在兩名中共便衣警察(通過觀察和了解後來得知的)的陪同下來到韓國,通過韓國外事警察找到我們的教會,我和姐姐見面了。當時現場兩個中共便衣都在,一個是報案的韓國國籍的中國人,一個是自稱姐姐朋友的國保大隊的人。 

     我向姐姐說明了我在韓國自由生活和自由信神的狀況,在交談的過程中我發現姐姐說話很不釋放,好像在受什麼控制。這兩個便衣未經我的同意,執意給我拍照,騙我說是給我的朋友有個交待,但後來成了中共反面網站抹黑我的照片,這嚴重侵犯我的肖像權。 

     這次見面後,姐姐告訴我:你已經是成年人了,你有你的信仰自由,只要你們過得好我也不限制你們。姐姐看到我一家三口在民主國家韓國生活的自由自在,並不是中共說的那樣又是失踪、又是受教會的控制,就很放心地回去了。 

     後來,我通過大陸的朋友了解到,原來是我中國戶籍所在地的派出所約我的家人見面,談我逃亡海外信神的事情。姐姐並不願意來找我,她來韓國完全是國家安全局的人指使的,他們恐嚇、威脅、誘騙我的家人,承諾國家出錢買機票和安排住宿的賓館。由於他們死纏爛打,多次的糾纏攪擾,無奈之下姐姐才來找我的。朋友還囑咐我說派出所找我的家人,可能是我的事情已經被國家立成刑事案件了,要我注意安全。 

     我還知道一個準確信息,我姐姐從韓國回到中國之後,一下飛機國家安全部的人就把她接走了。姐姐現在到底什麼情況我不太了解,我也不敢給她打電話,怕連累她。 

     第二次中共脅迫我的家人來韓國是在2018年8月底,中共指使一個韓國國籍的親共人士吳明玉(오명옥)組織了一個尋親團,11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屬在中共安排下抵達韓國,我妻子的弟弟就在其中。他們在吳某的操控下,打著「尋親」的旗號在在韓國總統府青瓦台、溫水全能神教會等地進行了持續5天的假示威。 

     9月2日,吳明玉帶領他們在全能神教會門口示威,說是要見家屬。但事實上,在這之前我就給他們打電話說要見家屬,他們給攔阻了,而且不接我的電話。他們對家屬說,等他們的行程完了才許可見我們。示威現場,他們對全能神和全能神教會大聲辱罵攻擊,攔阻教會出入的車輛,並用力拍打車窗,並躺到地上撒潑。他們無禮的喧叫嚴重的影響了我們教會正常的禮拜和教會生活。 


            吳明玉(右二)等人在全能神教會門口示威
    
                吳明玉等人在全能神教會門口示威
    
      直到9月3日,我們報警並要求會見家人,在警方的安排下我們才和部分家人見了面。我和妻子見到弟弟後彼此都很高興,相互詢問了近況之後彼此很放心,但是在我詢問他是怎麼來的,是誰組織的這次遊行活動,為什麼和親共分子吳某某以這樣的形式來找我們的時候,他說話就開始含混了,並且有意岔開話題。我感到蹊蹺,覺得這次他們這麼多人從不同的省份能聚在一起,來到韓國,應該是中共一手操辦的。 

     在他們給我們的尋親資料中看到,弟弟報警說我和他姐姐在信全能神之前一家幸福美滿,信神之後性格孤僻,淡漠親情,變賣房產奉獻全能神,並全身心出國傳教,妻子母親生病也沒有回國照顧,更搭上年幼兒子的美好前途等。 

    看到這些捏造的謠言,我特別氣憤,見到弟弟面後,我把報警尋親資料上的內容說給他聽,親口問他是怎麼報警的。他一口否認了這個說法,還說那是中共說的。我才知道這些話全是中共編造後加在弟弟頭上的。 

     其實,中共的說法和實際情況完全不同,根本就是歪曲事實、顛倒黑白!他們撒謊說我岳母有病我們不回國探望,事實上,我們一家來韓國以前我岳母就已經病逝了。他們還捏造說我們變賣家產奉獻給全能神,可是這次見面的時候妻子的弟弟都不知道我家的房子賣沒賣,這又是中共說的鬼話。中共還說我斷送年幼的兒子的美好前途,這些全是無稽之談,我的兒子在韓國受到良好的教育,一直在上學。中共真是滿嘴謊言,無恥至極!為了抹黑基督徒,把我們這些在韓國自由敬拜神的基督徒,遣返回中國,關進監獄加以迫害,中共什麼謠言謊話都能編出來!

       2019年7月21日,中共在韓國的特務吳明玉又帶著二十多名基督徒家屬來了。我的家屬——妻子的父親和弟弟也來了。得知這個消息,我特別氣憤。按照岳父的性格,如果不是中共在國內死纏爛打,他是不會出來的。我岳父已經年邁,中共卻脅迫找他來海外,長途旅行舟車勞頓,還要被脅迫參加虛假示威這樣激烈的場面!中共為了給逃亡海外的基督徒造謠抹黑,根本不顧我家人的身體狀況,不管他們的死活,真是太卑鄙邪惡了! 

     在此,我對中共瘋狂迫害基督徒、踐踏人權、欺騙世界的行為表示強烈抗議!中共侵犯人權的罪行世界都公認,中共迫害了我的家庭,使我一家不得不逃亡海外,不能照顧年邁的父親,甚至在父親彌留之際,也不能回國見父親最後一面,因為中共早就將我列在了黑名單上,一旦回去就實施抓捕。再次失去至親,我心裡很難受,我感到對不起父親,而中共正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我尋求信仰自由,隨從自己心靈的需要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可中共卻把我當成一個罪犯,大肆對我抹黑、追捕,三番五次地將黑手伸向海外企圖遣返我,中共為何如此仇視我?為何如此仇視基督徒,甚至要趕盡殺絕、徹底取締?對中共卑鄙的目的與無恥的手段,我表示強烈的抗議和譴責! 

    對於中共定罪、抹黑我,並三番五次脅迫我的親屬來韓國引渡我回國的事件,我會繼續披露事實真相,揭穿中共的謊言與詭計!謝謝所有關注我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